All my love is for Nakahara Chuuya.
And everything.

墨色どっこ゜

【太中】just a night

-旧文混更,其实是很久以前给专宰的绑专戏,虽然完全不像戏
-OOC.我流傲娇(???)中

  太宰治——。
  
  我是相当讨厌这个人的,即使他长了一张还是很符合我审美的脸,撩人的技术也是满分,但我还是讨厌他,除了他天天嘲笑我的身高和品味以外还有一些零碎的原因,这些原因堆积在一起形成了我对他浓厚的恶心感,在首领亲自指名我们两个当搭档后更是愈演愈烈。
  
  他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想要攀谈的存在,而且大部分还是因为他那副好皮囊。可我感觉他大概是随便什么东西的骨骸,令人只感到作呕,暴风雨会侵蚀他的骨骼,天空路过的鸟儿会喳喳作笑,却连蛆都不会碰触他。
  
  而如今这么惹人厌恶的你却睡在我的身侧,你的心大概是...

【太中】古文看不得

-复健冷笑话,我流深情(?)宰

下午的阳光总是很好的,我乐于在阳光下那闪着微光的灰尘包绕里翻阅佳作,尽管国木田经常会说我像个在晒太阳的大虫子。

可总有不懂得欣赏这静谧时刻的人来打扰我——当然国木田也是其中一员,不过我已经完全可以无视他了。

但美丽的小姐总归是要温柔相待的,更何况她还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中原中也。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脑子和思想大概不是一个东西,当她口中吐出na这个音节后我便收敛起一开始散散漫漫的态度,身体比思维更快一步接收着每一丝声响。

Nakahara Chuuya.

说真的,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即便它几分几秒前就在我的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迟缓了的思维总算...

注销帐号后还要把以前关注的人一个一个关注回来太麻烦了……就干脆删了所有all27tag和all叶tag的文。

除非有很棒的脑洞不然那边就是退圈状态,以前欠的债再说吧……。

我真是,太差劲了。

出物回血,占tag抱歉

#一个夏目包和一堆杂七杂八,dalao们看看我呗!!!

夏目包,不拆:

《暖夏》+《嗷》(带特典(就是很小一本)+《三途花》+《风之时》+《夏目友喵帐》=280R,邮费20多退少我给你补

各种原因导致入价不美,但已经自刀过了,爽快妹子我给你偷偷塞小礼物……!!!

然后《三途花》是名夏,《嗷》是all夏,其他都是斑夏……大概这个样子,很久以前收的了,可以肯定的是都是夏目右……。

【高亮】以及,《暖夏》入手就有瑕!!!!!!!记得是少一页的样子!!!!!!!!!介意慎呀……!!!减去《暖夏》=230R!出不去我就自留,不要到了再跟我讲瑕

#

有损霍比特人瑟兰迪尔额环+长金假发120R...

【太敦】Will you marry me?

☆标题日常放洋屁(但其实和正文没什么卵关系)有语法错误还请温柔地指出,心疼一下这个英语课都在睡觉的咸墨好么(。

☆这章加油,下章飙车。

——OK?

  太宰治此人,姑且不论后半生如何,单就前半生的辉煌都够普通人炫耀一辈子。诸如横滨想嫁给他的女孩子便能轻轻松松排满八条街,而他也乐于撩女性,甜言蜜语信手拈来,若非这位大人物还有点三观,恐怕整个横滨的女性都要沦陷于他手中。
  
  但以上言论的前提皆是对象为女性,也不是说他男人缘不好,尊敬他崇拜他的男性有很多,就像芥川龙之介、中岛敦这类,但想弄死他的也不少,就像他的老搭档中原中也。
  
  这么看下来,似乎太宰治适合远观而不可近谈,若你是位女性还好...

【太敦】Have a cold

☆我对不起太敦群里认出我的小天使……我这条老咸墨只会摸鱼了

☆发烧这个词组不会写,我又想放洋屁,尴尬。

☆前文是中敦的So cold,虽然也没有多大联系……。

——OK?

  “——接下来是晨间新闻,今日气温-2℃~-10℃,空气质量……”
  
  今天温度有点低,虽然也至少比昨天在地上打个滚就能沾一身霜好得多。
  
  这是中岛敦平常毫不感觉寒冷的天气,但他今天不仅感到了寒冷,还能在自己家分分钟钻被窝里,而且单纯的钻被窝都满足不了他了,还得虎化之后把自己裹成一个团子。
  
  于是当缠着一身绷带一年四季都穿着那套衬衫加风衣的搭配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季节变化的前辈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钥匙开门后...

【中敦】So cold

☆短打

☆中也先生终于出场了!(大概

——OK?

  口中呼出的水蒸气慢慢悠悠地液化成白雾飘散于空中,天气冷得让人以为它似乎下一秒就要维持不住那安详宁静的姿态而变成冰碴子掉下来。
  
  横滨少有这样冷的天。
  
  中岛敦哆哆嗦嗦地站在道边等着公交车,不停地搓着手心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可那套怎么看都应该是盛夏穿的衣服是挽留不住一丝温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冻得发红。
  
  再坚持一会,说不定下一秒公交车就来了呢。
  
  上天总是如此地不眷顾敦,便是一阵冷风吹过,公交车却在道路的那头连个影子都没有。
  
  于是敦抖得更厉害了。
  
  他就这么在冷风中站着,思维都被冰冻到丝毫没有想到去旁边的咖啡厅...

【太敦】Who will you be ?

☆悄悄尝试发个糖

☆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的完全混乱

☆标题有语法错误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放洋屁。

☆咸鱼。

——OK?

  那真是双漂亮的眸子。
  
  纵使在临近贫民窟的孤儿院里,也毫不能湮没它的光芒。
  
  但是太过干净纯粹了,这样的、可不能在黑手党中生存下来呀。
  
  “没有我想要的呢,真是可惜。”
  
  这么说着,递给孤儿院院长一些小费。
  
  “去给孩子们吃顿好的吧。”
  
  啊,那双紫金色眸子里的光暗淡下去了。
  
  在失望什么呢?
  
  ——虽然没有领养走任何一个小孩子,但却留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小费]。
  
  白色的发丝软软地垂在脸颊旁,中岛敦蹲在角落,看着不远处穿着廉价...

【太敦/中敦】Down

☆不明所以向

☆太敦前前提,中敦前提,的,太敦

————以上,OK?

  黄昏,逢魔之时。
  
  少年银白的软发似是被夕阳镀上一层金,风吹动脸颊边过长的一缕发,在空中划出弧度。
  
  太宰治站在不远处,看着少年站在桥的护栏外,桥下的水很清澈,就是远远望去也觉得水很浅。
  
  可是这条河的水很深啊,敦君。
  
  他想着,目光紧盯着中岛敦,又有些涣散。无缘无故地,他开始回忆起和少年的相遇。那也是一个黄昏,无视国木田的气愤,如同往常一样纵身跃入河中,他想当时他应该没漂多远就被少年见义勇为地救下了。
  
  少年当时有些担忧地问他没事吗,他没看向少年,告诉他自己是在伟大地入水自杀,于是他看见少年疑...

【中敦】Taste the sound delusion(上)

来交教费。

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流水账。


OOC  OOC  OOC


——Are you OK?


——


“梅干上撒上海台,再加上晚饭剩下的鸡肉这些飘在热水之上,就着咸海带一起咽下……”桥下有个坐在草地上的白发少年垂着头轻声说着,紧接着少年的肚子就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自己的听觉还真是好得可以啊隔这么远都能听到,中原中也想着,又看了少年一眼便打算离开。


然后就听到噗通的入水声,皱了皱眉还是回了头,就看到少年浑身湿漉漉地瘫坐在草地上,旁边还躺着一条……


恩?那个是——青花鱼???


不加思索便从桥上直接跳到了草地上,快步走去拽起少年并...

© 墨色どっ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