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y love is for Nakahara Chuuya.
And everything.

墨色どっこ゜

【太敦】Have a cold

☆我对不起太敦群里认出我的小天使……我这条老咸墨只会摸鱼了

☆发烧这个词组不会写,我又想放洋屁,尴尬。

☆前文是中敦的So cold,虽然也没有多大联系……。

——OK?


  “——接下来是晨间新闻,今日气温-2℃~-10℃,空气质量……”
  
  今天温度有点低,虽然也至少比昨天在地上打个滚就能沾一身霜好得多。
  
  这是中岛敦平常毫不感觉寒冷的天气,但他今天不仅感到了寒冷,还能在自己家分分钟钻被窝里,而且单纯的钻被窝都满足不了他了,还得虎化之后把自己裹成一个团子。
  
  于是当缠着一身绷带一年四季都穿着那套衬衫加风衣的搭配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季节变化的前辈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钥匙开门后——看到的就是一只小老虎试图把自己变成俄罗斯套娃的场景。
  
  太宰治有些好笑地走过去戳了戳那个白团子,而白团子却没像平常一样神清气爽地跟他道早安。
  
  这可是个大事啊。
  
  太宰治想着,轻声叫了中岛敦的名字,尾音微微翘起表达了自己的疑惑,白团子还是裹在被里一动不动。
  
  敦君不会是蒙被子蒙懵了吧……?
  
  中岛敦确实是很懵,但不是因为被子。
  
  他感觉自己可能要炸了,不然脑袋怎么会烫得跟前两天太宰先生现任女朋友送过来的电暖宝一样。
  
  “敦君,我要把被子掀开啦?”
  
  中岛敦还是没有动,他就那么瘫在被子里,茫茫然然地想着太宰先生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怪不得横滨的女孩子跟排长队一样凑在太宰先生身边。
  
  于是太宰治就跟扒白菜一样把还在想为什么太宰先生的声音会这么好听的敦从被子里拎了出来。
  
  还未适应状况的中岛敦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瞅着面前似乎有两个的太宰不太确定地开了口——
  
  “太宰先生……?”
  
  太宰治掐了下敦的脸颊,然后笑眯眯地告诉他自己是太宰治。
  
  “……太宰先生,您怎么有两个?”
  
  十分耿直的敦直接说出自己的疑问,然后收获了太宰周围满屏的问号。
  
  “你在说什么呢,敦君,我只有一个呀。”
  
  “但是确实是两个……那个,太宰先生,我有点头晕……?”
  
  太宰治抱着还在茫然的敦认真回忆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摸向敦的额头。
  
  哦呀,这不是烧糊涂了吗——
  
  “敦君,我喜欢你哦?”
  
  “啊,我也……”
  
  刚开了个头的中岛敦在片刻的懵逼后刷地抬起头看向太宰治,有些颤颤巍巍的动了动嘴唇,一脸不可思议地对太宰治说——
  
  “太宰先生,您说什么……?”

——有后续就TBC没后续就END

评论(18)
热度(35)

© 墨色どっ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