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y love is for Nakahara Chuuya.
And everything.

墨色どっこ゜

【太敦】Who will you be ?

☆悄悄尝试发个糖

☆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的完全混乱

☆标题有语法错误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放洋屁。

☆咸鱼。

——OK?

  那真是双漂亮的眸子。
  
  纵使在临近贫民窟的孤儿院里,也毫不能湮没它的光芒。
  
  但是太过干净纯粹了,这样的、可不能在黑手党中生存下来呀。
  
  “没有我想要的呢,真是可惜。”
  
  这么说着,递给孤儿院院长一些小费。
  
  “去给孩子们吃顿好的吧。”
  
  啊,那双紫金色眸子里的光暗淡下去了。
  
  在失望什么呢?
  
  ——虽然没有领养走任何一个小孩子,但却留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小费]。
  
  白色的发丝软软地垂在脸颊旁,中岛敦蹲在角落,看着不远处穿着廉价衣物的小孩子们立立整整地站成排。
  
  院长说要带大家去吃好吃的,会是什么呢?
  
  “23、24……敦!快过来,就差你一个了。”
  
  一身白的院长冲着中岛敦挥了挥手喊道。
  
  “诶?”瞪大了眼睛,而后快速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向着排跑过去,“好、好的!”
  
  全然不顾其他孩子嘲笑自己的声音,中岛敦很迅速地站到最后一排最后一位,脸上的喜悦快要满溢出来。
  
  “安静。”
  
  “那么,跟着我走,乱走就等着饿死在街头吧。”
  
  “是!”
  
  小孩子们一个挨着一个走在大街上、走进饭店里,然后入座。
  
  “先生,要来些什么?”
  
  饭店的侍者向着院长走过去,拿着菜单问道。
  
  “每个孩子一份咖喱饭,以及这桌一份鱼汤,谢谢。”
  
  蘑菇头的院长指指自己的桌子,随即听到那桌孩子的欢呼声。
  
  侍者点点头,退下了。
  
  “啧,不过是父母给留了遗产嘛……”
  
  “院长超偏心——”
  
  敦听着周围孩子的抱怨声——因为是最后几个,所以坐在了离院长桌子蛮远的地方,倒也不怕被发现——心里期待着咖喱饭。
  
  其他桌的咖喱饭陆陆续续地做好了,敦闻着咖喱饭的香味更加期待着。
  
  然而轮到自己的时候,上来的不仅是咖喱饭,还有一碗鱼汤。
  
  “……?”
  
  似是注意到自己的表情,侍者轻声开口,“这是一位先生亲手做的,他说要送给你,食材费那位先生已经付过款了。”
  
  周围孩子的目光瞬间定格在敦身上,又被侍者的下一句话分散开来。
  
  “那位先生说,‘还请小朋友们听话,不要抢敦君的鱼汤哦☆’”
  
  沉浸在天降鱼汤的喜悦中的敦不由得用比刚才期待咖喱饭的程度重几千倍的份量,开始期待起见到送他鱼汤的先生。
  
  会是怎样的人呢?
  
  敦拿起勺子,舀起一勺鱼汤送进嘴里。
  
  汤有些微妙的辣,佐料沉在碗底,刚才那一勺倒是拨开了少许,大料晃晃悠悠地漂在汤里。
  
  再夹出一块鱼肉吃掉,少能吃到鱼肉的敦反复咀嚼着,味道从开始的微辣变得有些发苦。
  
  会是怎样的人呢?
  
  ——
  
  “敦君,要喝鱼汤么?”
  
  棕发的前辈端着一碗鱼汤,笑着对他说。
  
  “好呀。”
  
  于是,星期天的大半夜,他和各方面都不太靠谱的前辈喝起了鱼汤。
  
  “好辣……太宰先生你放了胡椒粉么?”
  
  “没有哦。”
  
  “那在饭店做的那次呢?”
  
  太宰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大,他盯着后辈漂亮的眸子,澄澈得一如当初。
  
  “也没有哦。”
  
  “那还真是微妙呢。”
  
  敦看着前辈脸上的笑,也跟着微笑起来。
  
  会是怎样的人呢?
  
  ——END
  
  “太宰先生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做的鱼汤还是这个味道?”
  
  “因为我只给敦君做过呀☆”

评论(5)
热度(56)

© 墨色どっこ゜ | Powered by LOFTER